网络首页 信息公开 要闻速递 廉政资讯 廉政教育 图片新闻 通知公示 专题专栏
“亏老先生下手!”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8-01 17:29:00

  去年12月,我们接到群众举报,反映某村的山林被村委会交给他人承包,持有山林证的村民却没有拿到承包费。

  我和调查组随即找到了时任该村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的赵某。

  “谁在告我黑状?”赵某一口否认,“承包费我按人头早就发下去了!”

  “那你把凭证拿给我看下。”面对这名年近70岁的老党员,我尽量语气和缓。

  “没有凭证!”赵某干脆地回答。

  在农村基层,由于人手紧张,有的村干部身兼会计和出纳,财务管理混乱。一些往来款项如果不大,村干部很可能就懒得记账,自行收支处理了。

  我当然了解这个实际情况。一般说来,村干部很少有为了蝇头小利得罪乡里乡亲的现象。但反过来说,村民们如果拿到了钱,也不大可能说谎来冤枉村干部。

  “你仔细想想看。”我耐心地说,“有些打工的村民回来后,发现别人都有承包费,自己却没有一分钱,这是不是真的?”

  赵某眯着眼睛,顿了几秒钟,忽然嘿嘿笑了起来:“我年纪大了,不记得了。老实说,几块钱的承包费,发不发又有什么区别?何况他们在外打工,我去哪儿找他们?”

  赵某其实道出了部分事实。该村的山林地处偏僻,向来被村委会视为累赘,甚至不惜倒贴钱请人管理。后来终于有人承包了,尽管承包款很低,村委会仍欣然同意。根据合同,每个村民每年可以分得1元钱。

  但就算是1元钱,也绝不容许它下落不明。

  我带着调查组找到承包方,了解到6年来,承包方共支付690元承包款,涉及115名村民。留守的村民确实拿到了钱,但并没有留下签字或其他证据。到底多少人没拿到?经过艰苦的走访和电话调查,我们确定了20名村民的名单。

  当调查组再次出现在赵某面前时,看着详尽的名单,他显然吃了一惊。

  “曾主任,你们这工作作风够狠的啊!为了区区120块,竟然花了这么多心思。”赵某原先倚老卖老的架势荡然无存。

  我严肃地说:“你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,理应以身作则,廉洁自律。承包款再少,也是乡亲们的合法收益。哪怕他们不在乎这1块钱,也可能盯着村干部的一举一动,甚至准备挑你的刺。没想到你这么随意,授人以口实,还闹到了县里,真是晚节不保!”

  经过警示谈话,赵某认识到了错误,将私自截留的承包款归还了相关村民。

  元曲《醉太平·讥贪小利者》有云:“夺泥燕口,削铁针头,刮金佛面细搜求:无中觅有。鹌鹑嗉里寻豌豆,鹭鸶腿上劈精肉,蚊子腹内刳脂油。亏老先生下手!”

  这起事例令我想起这首曲子,感慨赵某的气节竟然经不起这么微小的考验。对他来说,“党员”似乎只是一张破旧的标签,在岁月的风吹雨打中渐渐从灵魂上脱落。如果不是纪委及时介入,这120元就将成为村民口中的谈资、心中的隔阂,不仅让他个人名誉受损,也将破坏党组织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。这也提醒我们纪检人,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,无论涉案金额多少,都要一查到底,决不能让腐败问题影响群众对党的信任。(曾祥胜 作者单位:江西省永修县纪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