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首页 信息公开 要闻速递 廉政资讯 廉政教育 图片新闻 通知公示 专题专栏
永修县:这个“跑腿费”要不得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-06-26 09:42:00

  “像郭坂村这种矛盾聚集的地方,我们对村民反映的问题一定要上心。”在颠簸的车上,我对小胡说。

  全县“微腐败”整治行动开展以来,第二纪检监察室的小胡一直抱怨没有线索。这个周末,我和她坐上了去郭坂村的车。

  近年来,郭坂村的荒地被纳入了城市建设规划,价值日益凸显,村民们对地界的划分不断爆发争议,也给了一些村干部上下其手的空间。

  车停下了。时已黄昏,田间蛙声一片,间或夹杂着知了的鸣叫,叫着叫着,声音逐渐变低,停下来,回声在暮色中逐渐消散。空气中飘着青草的香味,一阵阵扑鼻而来,仿佛香味迷路了,在田边的芦苇中踌躇不前。

  在走访的第一家,我们就发现了线索。

  “钱都交了,土地确权证却不给我。”村民委屈地说。

  “钱?你交了什么钱?”小胡竖起了耳朵。

  “跑腿费。”村民说,村里有30亩荒地要分给7户人家,在办理确权证的过程中,村干部晏某按照每亩地20元的标准,向相关村民收取了600元“跑腿费”。

  离开村民家,我们把晏某约到了村部。

  晏某解释道:“确权证已经发到了村里,但是相关数据还需要登记,所以暂时没有发到村民手里。”

  我和小胡看着他,不说话。

  晏某迟疑了一会,接着说:“村干部为了这个事,去县里跑了好几次,花了一些租车费。我想,这毕竟是为了村民办事,所以收他们一些跑腿费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小胡生气地说:“你们花了路费,但有政策可以报销,又不要你们自掏腰包,这跑腿费从何而来?”

  晏某低着头抽烟,不说话。

  我温和地说:“老晏,村民家境都困难,咱们党员干部帮他们还怕不够呢,咋能收钱?”

  “张主任,你在机关呆久了,不知道下面的难处。”晏某提高了音量,“村干部待遇不高,但工作量很大,简直忙不过来。如果是公事也就罢了,这土地确权明明是私事,我给他们跑,他们出点跑腿费还不行?”

  “土地确权是公事还是私事,我们先不讨论。”我镇定如恒,“你是村民选出的干部,既是保护村集体利益的当家人,也是争取村民个人利益的主心骨,收了‘跑腿费’,你怎么对得起那些选票?再说,你还是一个党员,吃苦在前享乐在后是你应有的觉悟,如果以工作量大、待遇低为借口,不愿为群众利益跑腿,又怎么对得起党员身份?”

  晏某手中的烟渐渐烧尽,但他埋着头听着,没有抽一口。沉默良久,他抬起黝黑的脸,不好意思地说:“张主任,你这是给我上了一堂党课啊。这事我做得草率了,钱我明天就退。”

  月色中,我与乡纪委书记通了电话,一致同意对晏某进行诫勉谈话,督促其将600元“跑腿费”退还给村民,并将结果书面反馈给县纪委。

蛙声在车后渐渐消逝,小胡笑着说:“张主任,你今天的党课让我也明白了不少道理,获取线索不能等、靠、要,主动出击才是王道啊!”

上一堂党课,教育两个人,我自己也忍不住笑了。(永修县纪委 张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