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信息公开 工作动态 审查调查 监督曝光 派驻监督 巡视巡察 通知公示 图片新闻
【廉洁微小说】 郑乡长的后院
来源: 发布时间:2020-11-30
一键分享:

郑乡长的爱人最近在闹别扭,这事儿领导班子几个人都知道。

郑乡长主管新农村建设。上个月,县里批了一个新村项目下来,要按市重点标准来建。

新农村建设,虽然是政府给百姓的改革红利。但是在实施时,还是有非常多的困难,像暗礁一样潜隐着。

比如猪栏、茅厕拆除,道路改直,娱乐场所占地……一系列问题,都需要抽丝剥茧,一项项去落实。

好不容易把前期工作全部搞定了,开始施工队招标时,郑乡长的爱人横插了一杆。

她每天唠叨着,给郑乡长吹枕边风,让她弟弟刘小龙来承包这个工程。

对于这个小舅子,郑乡长是心知肚明的,三个字:不靠谱。

刘小龙高中没毕业,就打架被开除了;后来开店、炒股、倒卖火车票,而且酗酒、群殴,被拘留……几年折腾下来,把老爷子的家底败得七零八落。

“不行!小龙根本就不是承包工程的料!”郑乡长斩钉截铁地回答爱人,“他没经验,没资质,也没队伍,咋施工啊?”

“我不管,小龙怎么着,也是我亲弟弟。”爱人撅嘴,白了他一眼,“你别忘了,我爸爸当初是怎样帮你的!”

郑乡长说:“越是你弟弟,越要注意影响!”

爱人急了,私下里三天两头找丈夫闹。看似平静的家里,暗流汹涌。

后来,就砸下两个字:“离婚!”索性收拾行李,回娘家去了。

郑乡长是本地人,离乡政府不远。他骑着电动车回到家时,门闭锁着,冷冷清清的。

这时,手机“叮铃铃”响了,是陈书记:“小郑啊,听说你跟爱人起矛盾了?据说还要闹离婚?啥情况嘛?”

郑乡长沉吟一下,支吾着说:“没,没什么的。”

“没什么就好,明年就要换届了,你年轻有为,可是咱们乡里的重点培养对象啊!后院不能起火。”陈书记语重心长地告诫着。

“好的,好的,我一定会办妥的,您放心!”挂了电话以后,郑乡长房前屋后转悠一圈,后院杂草丛生,都齐腰深了。

郑乡长哑然失笑,独自嘀咕着:后院没有起火,倒是一片荒芜了。

施工方案和效果图出来以后,就快马加鞭要招标了。报名的施工队有好几个,良莠不齐。

周末,郑乡长坐车特意去了岳母家一趟。

岳父岳母可热情了,买酒杀鸡割肉,弄了一大桌子菜。都说郑乡长工作太忙,累得又黑又瘦。

爱人还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,但是眼眸里满溢着一种疼惜。

席间,岳父跟郑乡长碰了几杯,拍着他肩膀说:“工作、家庭,都是男人的责任,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老爸支持你!”

郑乡长凝重地点头,他看着白发苍苍的老人,心头一酸,差点掉下泪来。

十几年前,郑乡长刚刚农校毕业,是一个穷草根。岳父任县农业局长,对他非常赏识,鼓励他考公务员。

“爸,不是我不信任小龙,这个新农村项目是市重点,上级领导非常重视。”郑乡长说,“这几天就要收集投标资料了,让小龙也参与一份,至于是否中标,不是我一言堂的。”

“好的,我让弟弟赶快去弄。”爱人脸色马上阴转晴,扮了一个鬼脸,“但是你这个当姐夫的,也要暗地里使劲。”。

“胡扯!”岳父瞪了女儿一眼。

把爱人接回家以后,郑乡长找陈书记聊了很久。

招投标的前一天,郑乡长被安排去了广东中山,考察灯具市场,招商引资。

爱人如热锅上的蚂蚁,打了无数次电话给他,一直无法接通。暗自骂道:见鬼了,这个节骨眼上,一个管新农村建设的乡长,去搞什么招商引资。

郑乡长小舅子投递的标书,最终被刷下来了,没通过。

在千里迢迢的广东,郑乡长接到岳父的电话:“小郑啊,你做得对!男人办事,就要有原则。俗话说,庭除不扫,何以扫天下!”

郑乡长想到家里,被他把杂草割刈得干干净净的后院,抿嘴笑了。(市委台办 张运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