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信息公开 工作动态 审查调查 通报曝光 派驻监督 巡视巡察 通知公示 图片新闻
违纪案件和职务违法犯罪案件的证明标准问题
来源: 发布时间:2019-08-12

  【典型案例】

  1.曹某,男,中共党员,A县政府副县长,分管城建工作。2018年6月,A县南湖公园环湖路景观工程项目的承建商宋甲为了在项目验收、工程款拨付等方面得到曹某的关照,送给曹某人民币10万元,曹某收下未退。该案已有证据包括曹某的供述、相关项目验收资料、工程款拨付凭证、宋甲取款10万元的银行流水记录等,但宋甲未到案。

  2.余某,男,中共党员,B县妇幼保健院院长。2018年10月,B县医疗器械供货商宋乙为了在医疗器械供货、货款拨付等方面得到余某的关照,送给余某3箱飞天茅台酒,市场价约人民币3.2万元。案发时,余某已将该3箱茅台酒消费。

  【分歧意见】

  关于以上2个案例,在案件证据把握上存在分歧。

  第一种意见认为:案例1中,行贿人宋甲未到案,证据链不完整;案例2中,案发时茅台酒已被消费,其真伪及价值无法准确评估。以上2个案例如认定涉嫌受贿犯罪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,均存在证据不足的问题,但可以依据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的纪法衔接条款即第二十七条的规定,以涉嫌受贿犯罪定性,给予党纪处分。

  第二种意见认为:案例1中,证据不足就不能作为处理依据,既不能以涉嫌受贿犯罪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,也不能给予党纪处分。案例2中,酒的真伪及价值无法准确评估,导致在认定涉嫌受贿犯罪时证据不足,但案件事实清楚,现有证据足以认定余某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财物,符合违反廉洁纪律的构成要件,因此可以认定违反廉洁纪律并给予党纪处分。

  【评析意见】

  笔者倾向同意第二种意见,结合案例,具体分析如下。

  (一)违纪案件与职务违法犯罪案件的证明标准均应达到确凿充分的程度,不应因仅给予党纪处分就认为可以降低证据要求

  有观点认为,刑事案件涉及公民的人身权、财产权甚至生命权的剥夺,对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应严之又严,而违纪案件仅是党内对党员干部进行处理,在证明标准上可把握得宽一点。笔者认为,违纪案件的处理结果,同样关系着被审查人的切身利益,证明标准和责任不应有所降低或减轻。因此,在有关事实的认定上,不能采取双重标准,无论违纪,还是违法,均应本着疑错从无、疑罪从无的原则进行处理。实际上,《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》(以下简称《规则》)第五十三条规定:“纪检监察机关应当对涉嫌违纪或者违法、犯罪案件严格依规依纪依法审核把关,提出纪律处理或者处分的意见,做到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凿、定性准确、处理恰当、手续完备、程序合规。”这里对涉嫌违纪或者违法、犯罪案件提出了一个共同的证明标准,即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凿。

  案例1中,由于缺少关键证人宋甲的交代,对拟认定的事实,即曹某收受宋甲人民币10万元尚不能排除合理怀疑,因此,既不能以曹某涉嫌受贿犯罪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,也不能以涉嫌受贿犯罪给予党纪处分。

  (二)违纪案件构成要件的标准低于职务违法犯罪案件,因此有些情形虽不构成职务违法犯罪,但已构成违纪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中央把纪律建设摆在更加突出位置,坚持纪严于法、纪在法前。对党员干部来讲,许多普通公民能做的事,党员干部不一定能做,纪律成为约束党员干部的第一道防线。因此,党员干部许多行为虽不涉及违法或者犯罪,但已构成违纪。这并非违纪案件证明标准较低,而是党章党规党纪的要求严于法律法规,违纪构成要件的标准低于职务违法犯罪。

  案例2中,由于茅台酒案发时已被余某消费,酒的真伪及价值无法准确评估。根据受贿的构成要件,收受财物价值的大小是认定罪与非罪及罪刑轻重的重要依据,因此,余某的行为不宜认定为涉嫌受贿犯罪。而根据违反廉洁纪律的构成要件,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财物就构成违纪,财物价值的大小仅是判断情节轻重的依据,因此,余某的行为可以认定违纪并给予党纪处分。

  (三)不能认为违纪案件证据在内部审核就可以放松案件质量要求

  相比刑事诉讼的证明过程,违纪案件审查没有庭审质证的程序,因此有人认为,违纪案件认定是纪检机关内部的事情,证据方面有点瑕疵没有什么关系。笔者认为,违纪案件的证据材料虽然不用经过庭审质证,但同样应经过一定的审核鉴别程序才能使用,这只是有关程序的区别,不影响证明标准,不能因此就认为可以降低案件质量。事实上,违纪案件的审核程序也同样严格,不仅要听取被审查人意见,还要体现纪检监察机关内部的相互制约,接受党内监督、社会监督、群众监督。

  (作者系江西省九江市纪委监委案件审理室主任 丁永豪)